随梦小说网

第四百零八章 余粮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每晚入睡之前,神行天王巩凡必要检查一遍军中的“存货?#20445;?#21482;有确认那些箱子、包裹数目准确且没有一点打开的痕迹,他才能回屋里踏实入睡。[随_梦]小说WWw.SuiMеng.com

    他经常对手下士兵说:“平时饿一点没关系,勒紧腰带,忍忍就过去了,都是穷苦人出身,还受不得这种苦?打仗时肯定会让你们吃饱。想一想,寒冬降临,大雪纷飞,别的降世军,甚至许多官兵,还在到处找粮、抢粮,咱们却可以躲在城墙后面安然无忧。治军其实和过日子没啥区别,节俭总是最重要的品?#23567;!?br />
    虽然平时要忍饥挨饿,可是一想到入冬之后不必冒着严寒四处觅?#24120;?#35768;多?#22235;?#24895;追随神行天王,巩凡反要劝退一些人,委婉地表示自己?#35851;?#20107;就这么大,养不起太多人。

    巩凡堪为表率,对自?#21644;?#26679;苛刻,与将士同?#24120;?#34987;褥只要还没破成碎片,他就一直用,抢到的布帛不是当作赏赐,就是打包收藏。

    巩凡极少点灯,摸黑躺在硬板床上,将随从撵走,让他们自去休息,闭眼眯了一会,听到四下里悄无声息,他从枕头里摸出一块果脯,整个塞入嘴中,慢慢咀嚼,绝不掉出一点碎屑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得的。”咽下果脯之后,巩凡低声自语,“杜勾三他们自己喝酒吃肉,却让士兵吃?#36153;?#33756;,这种事情我不做,我只是补充一下体力,我若是倒下,谁照顾这些年轻人?他们都没有过日子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巩凡又掏出一块果脯,正要往嘴里塞,就听门被敲得震天响,不由得大惊,以为要被抓个?#20013;危?#19968;?#26412;?#24908;,将果脯往被窝里一塞,坐起身来喝道:?#20843;?#22823;晚上敲门?”

    “老哥,我们有事情要说。”

    是一名同乡老兵,极守本分的人,巩凡稍松一口气,但是心中依然不悦,“有敌军攻来?”

    “没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?#35753;?#22825;早晨再说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人没有开口,但?#19988;?#27809;有离开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巩凡重新躺下,总觉得有人正在扒门缝窥视,不敢入睡,也不?#20197;?#21507;夜?#24120;?#21482;得起床,趿着鞋子来开门。

    老兵果?#24187;?#36208;,身后还有十几名士兵跟随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一块登门,巩凡十分意外,不由?#27809;?#21644;语气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别人都不吱声,只有老兵道:“那位徐公子的话,请老哥仔细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哪位徐公子?”巩凡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与三位天王一同来的那位徐础徐公子。”

    巩凡越发糊涂,“你们啥时候关心这些事了?徐础鼓动咱们去争降世王、大头领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,是另一番话。”老兵抬头看看天空。

    空中有几片乌云,遮星掩月,巩凡也看一眼,终于想起来,笑道:“黑气环绕?埋头城?你们真信他这些鬼话?”

    老兵正色道:“老哥,对鬼神要留些敬畏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一向敬畏鬼神,你们都知道,可这回没有鬼神,全是徐础随口骗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。”众士兵的神情?#22204;?#36234;严肃,老兵道:“我们问过投降的俘虏,这座城的确比较诡异,他们入住不到两个月就?#36824;?#30772;。几名俘虏待的久些,一年工夫就换了七位守将,最短的一位连十天都没挨过……”

    巩凡大怒,“你们尽问诡异的话,他们当然给你诡异的回答!我看你老成?#31181;兀?#25165;让你做我的副手,像你现在这种蠢法,还是当小卒子吧。”

    老兵?#25104;?#24494;红,“行,我当小卒子,反正吃穿用度跟副手全都一样,还少些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下回攻城,你第一个往上爬。”巩凡砰的一声关上门,隔门吼道:“都回去睡觉,敢有逗留者,休?#27835;?#26080;情!”

    外面脚步声杂?#24120;?#20154;群散去。

    巩凡回到床上,觉睡不着,果脯也吃不下去,一味地痛骂老兵忘恩负义,慢慢地,等他冷静下来,又感到后悔,老兵对他忠心耿耿,白天与普通兵卒吃一样的苦,夜里却没有零食可以补充,眼瞅着迅速衰老。

    巩凡重新起床,穿鞋披衣,长叹一声,开门叫起隔壁的几名随从,带他们巡营。

    巡营所见所闻,令巩凡心惊不已,原来相信“鬼话”的人不止是老兵等数十人,传闻早已遍布军中,到处都有人扎堆儿私语,仰观天象,好像头顶上真有一团黑气似的。

    巩凡找到老兵,称他?#25170;鵠系堋保?#34920;现得比平时还要和蔼,让众人看到两人之间并无嫌隙,然后拉着老兵走到一边,小声道:“怎么回事?大家都信了?”

    老兵点头,四处看了看,“老哥快些醒悟吧,这座城越看越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连敌人都没有,哪来的古怪?”

    老兵凑到近前,小声道:“三位天王带兵数千,可是一股劲敌,而且就在城里。”

    巩凡笑道:“杜勾三他们带来的士兵只有数百人而已,他们怎么会抢我的城池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吗?三位天王有求而来,老哥一样也没答应,他们都是极要面子的人,万一心中恼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巩凡也有点心动,虽然都是降世军头领,彼此之间却没有多少信任,“三王有何异动?”

    “一直没睡,聚在一块不知谈起什么,手下兵卒也都不肯休息。”

    巩凡还是不太相信三王会生异心,但是看一眼远处聚集的将士,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,以安军心。

    “你去请三位天王到我那里聚会,他们若来,便是无事,若是不来,当要小心提防,明天一早就将他们撵出城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哥这个主意好。”

    老兵要走,巩凡又道:“将那个徐础一块请来。”

    老兵连连点头,以为巩凡终于被说服。

    巩凡回到官厅里,命?#35828;?#20004;支火把,再准备一壶薄酒,以待客人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老兵回来,神情舒缓许多,“三位天王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巩凡?#33756;?#21475;气,笑道:“我就说是你们瞎想,别看我拒绝他们,可是?#19968;?#35828;得在理,他们不得不服气,以后有事,还得来求我,怎么会起异心?”

    “嗯,那黑气所对应者另有其人,可能是官兵或者贺荣人。”老兵道。

    巩凡无奈地摇摇头,觉得用一壶酒招待客人太奢侈了,但也不想赐给老兵,于是?#37027;?#29992;脚将壶推到?#39318;?#19979;方。

    三位天王果然很快赶到,而且手里拎着酒肉,一进厅杜勾三就笑道:“我们本来要请巩老哥一同喝酒,怕你睡得早,没想到你也?#19988;?#29483;子。”

    ?#30772;?#25169;鼻而来,巩凡口内生津,笑道:“三位天王太?#25512;?#20854;实我请三位来,是有正事,不为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边喝边聊。”燕啄鹰道,?#25104;?#40657;红,显然已喝过不少酒。

    穆天子亲自动手,将一条长?#21490;?#22312;中间,当成桌子,酒肉摆上,四人围坐,继续吃喝,巩凡两口酒下肚,只觉?#27809;?#36523;舒坦,早忘了还?#23567;?#27491;事”要说。

    徐础进来时,四人欢声笑语,守在门口的一群士兵干?#22763;?#27700;。

    ?#20843;?#24590;么来了?我下过死命令,不许他出门半步……”杜勾三皱眉道。

    巩凡道:“是我将他请来,杜天王权当卖我一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巩老哥的地盘,当然是你说的算。但是酒肉就这些,咱们吃,不能带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巩凡本也无意请徐础入席,大声道:“徐础,当着大家的面,你说说黑气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你编造出来的?”

    徐础看一眼守在门口的几十名士兵,笑道:“依我所见,黑气可是?#22204;叢脚ā?#36234;压?#38477;汀!?br />
    士兵们色变,连酒香都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巩?#24598;?#31505;一声,向杜勾三等?#35828;潰骸?#19977;位天王能再卖我一个面子吗??#26790;?#25910;拾一下这名狂妄书生,放心,我不杀他。”

    杜勾三醉熏熏地说:?#21543;?#20063;无妨,反正我?#19988;?#19981;争大头领之位了,要将他还给贺荣人,巩老哥想?#26412;蛻保?#22823;不了还颗人头。”

    巩凡是个极谨慎的人,绝不会让人怀疑自己有争名号的意?#36857;?#20110;是笑道:“那倒不必,徐础说这里埋着蚩尤头,就让他将头颅?#39029;?#26469;,什么时候找到,什么时候休息,天亮之前若是找不出来,他就是在撒谎,编造故事。”

    三王同时点头,称赞这个主意好。

    巩凡向门口的士兵道:“你们听到了,带徐础去?#22240;?#23588;头,你们可以轮番休息,他一刻也不能停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士兵们点头,拽着徐础往外走。

    四位天王继续吃喝,子夜过后才告结束,出去寻找头颅的徐础则一直没回来。

    巩凡醉意朦胧,将盘子里残留的一点肉渣撮起?#27492;?#21040;嘴中,感慨道:“还是你们三人富裕啊,出门在外还带这么多酒肉,不像我,搜遍全营,也凑不出这顿酒肉。”

    杜勾三笑道:“巩老哥太谦逊,谁不知道巩老哥是个积粮的好手,你军中人虽不多,囤的粮食却比任何一路新军都要多,如今又夺得一座城池,过冬绰绰有余。我们三人可就惨啦,军中粮草顶多还能支撑半个月,别说过冬,连这个秋天都熬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巩凡最怕听到这?#21482;埃?#24613;忙摇?#36820;潰骸?#20320;们弄错了,我军中没有余粮,实不相瞒,那些箱子、包裹里其实全是砖瓦,用来安慰军心,没有粮?#24120;?#19968;粒也没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,巩老哥怕我们借粮,你放心,我们去凉州打劫,不借你的粮?#24120;?#37117;知道那是你的命根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余粮。”巩凡?#20301;?#24736;悠地起身,燕啄鹰与穆天子一左一右扶住。

    巩凡突然想起?#39318;?#19979;面还有一壶薄酒,于是打算坐下,等客人离开以后,再将壶拿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两边的人扶得太紧,他坐不下,于是抬起头来,刚要说话,却见杜勾三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短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啊?”巩凡还是?#24187;?#30333;过来。

    “巩老哥说得对,粮食是根本,手里没粮,连自己?#35851;?#21330;都养不活,还争个屁啊?所以很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杜勾三一手捂嘴,一手持刃刺入?#30446;冢?#24041;凡稍一挣扎就已咽气,燕啄鹰与穆天子松手,巩凡摔倒在地,压翻?#39318;櫻?#38706;出下面的酒壶。

    杜勾三拣起来喝了一口,顺手扔掉,“老东西果然藏私。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穆天子冷冷地道:“徐础看到‘黑气’,他知道怎么办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无敌金刚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