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梦小说网

第一千七十章何以风华绝代!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?#31508;?#26550;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云渺峰上,苏玄的身形隐现。?随{梦}小◢说шщЩ.suimEnG.com

    这一幕,显然惊呆了众人。

    引苍龙,夺帝卷!这些事发生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是云丹青。

    但出现的,却是一个男人!这等事情,自然是惊爆了所有?#35828;?#30524;球!这男人是谁?

    和云丹青什么关系?

    众人脑子?#34892;?#36716;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赢了,我赢了!”

    远处,杨济源大笑,直接对监文院主等人伸手。

    “灵石拿来,灵石拿来。

    愿赌服输,别抵赖啊!”

    这一刻,监文院主他们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该死,又输了……杨济源看此,更是猖獗大笑。

    尽管看不到那男的是谁。

    但杨济源打心底觉得,十有就是苏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心底只有一个字。

    爽!书剑?#33487;?#38149;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云丹青小夫子竟然和一个男的混在一起……”“这是谁啊,这么恐怖?”

    “帝卷都抢了,太霸道了吧!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云丹青在很多书剑盟修士眼中,可是圣洁浩然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可此刻,很多人都?#34892;?#24515;碎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段天正吐血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没看到,但他看到了。

    是那小?#21448;鄭?#24590;么可能?

    他顿觉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吴念神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就直挺挺的倒下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小白脸!吴念神觉得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吴成君捏碎了手中布偶,眼眸动容。

    此刻在三山五峰之巅的人,基本看到了苏玄的样貌。

    仅仅转眼?#35789;擰?br />
    但吴成君能够肯定。

    就是那小白脸!他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竟是会败在这么一个小人物手中!“谁说他是吃软饭的?”

    吴成君很想打爆那些乱传的废物。

    “龙凤交织,再夺帝卷!这等存在,岂能让他活着?”

    吴成君神色忽然变得阴狠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温烨神色一震,有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“残害同门,夺他人之传承!竖子…当死!”

    温?#25250;?#21917;,轰然冲向云渺峰。

    众人狂震。

    好大一个罪名!尽管…看上去事实的确如此!但帝卷能者得之,吴念神自己保不住,怪得了谁?

    不过很多人都清楚,真理永远是掌握在强者手中的。

    颠倒黑白,指鹿为马!此事,他们怎么能反驳?

    温烨的?#22238;?#20986;手,惊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?#34892;?#20154;是反应不过来,?#34892;?#20154;是反应过来也没准备阻拦。

    浩然四道,龙凤交织,帝卷加身……苏玄表现的太耀眼了。

    他的光芒,刺伤了很多人!他身上的东西,也引起了巨大的贪婪。

    浩然四道,帝卷!这?#21364;?#25215;得其一便是逆天造化,更遑论全在苏玄身上了。

    他们…如?#25991;?#19981;嫉妒?

    云渺峰上。

    苏玄冷笑。

    世间龌蹉事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龙腾,凤起!”

    苏玄低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气运交织,龙凤嘶吼。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墨凤气运全都向云渺峰汇聚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许潜龙,徐雏凤,孙黄渊等人皆是惨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该死,我的气运流失了!”

    十息!仅仅十息,所有墨凤气运便全都汇聚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温烨也是冲到了近?#21834;?br />
    苏玄猛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?#30333;吖废?#23567;!”

    苏玄冷喝。

    “龙凤大威,彻底笼罩云渺峰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温烨直接被撞飞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大骇。

    “龙凤气运融?#21073; ?br />
    吴成君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这是龙凤气运开始汇聚云渺峰,气?#33487;蟶剑?#27492;刻,是气运最沸腾的时候,十成十的爆发出来!吴成君虽然也能破开,但龙凤气运何等珍贵,他也不舍得!而且,这书剑盟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!“该死!”

    他知道,良机已错过。

    再要动手,张十里,乃至夫子都会出手!吴成君神色阴冷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如此,我就奈何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吴成君冷冷看着苏玄。

    苏玄似有所感,看了他一眼,讥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要是怕了,才有鬼。

    苏玄扭头。

    此刻的云丹青如风中柳絮,脸色苍白到了极致,似乎随时都会倒下。

    苏玄一把揽住她的香肩,入手温润细腻,带着成熟女子的丰润。

    不过,苏玄心无杂念,一?#36182;?#21147;量汹涌入云丹青体内。

    诅咒!苏玄没猜错,云丹青体内出现了古老诡异的诅咒。

    “哼,倒是无所不用其极!”

    苏玄轻蔑一笑,直接勾动这诅咒往自己身体引。

    此刻诅咒刚出现,还没在云丹青体内扎根。

    苏玄现在若不引出,以云丹青的体质,不死也废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云丹青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她无法想到,苏玄会为了她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“安静点。”

    苏玄挑眉。

    云丹青一滞,抿嘴,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毫无力量,只能任由苏玄摆布了。

    百息后。

    苏玄一拉。

    云丹青体内的诅咒直接被他狠狠拉出。

    这诅咒,应该是为云丹青量身打造。

    若不是苏玄手段众多,又及时,还真拉不出。

    “吞!”

    苏玄一口,就是将诅咒吞入口中,更是以枭雄意志镇压,吞噬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苏玄没理会云丹青,一个闪身,出现在山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临崖而坐。

    狂风吹袭间,苏玄一头黑发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狂野,邪魅,霸道,冷漠。

    此刻的苏玄,有着印刻在骨子里的傲慢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他重重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以帝卷,平衡浩然四道,成为了英雄意志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苏玄大袖一甩。

    灵木,剑涯,?#31455;猓?#38738;史。

    浩然四道出现,化为?#20102;?#30528;璀璨光辉的经卷。

    苏玄脸上多出了些肃穆。

    “万物生长,长存之念。”

    “剑道无涯,执着之念。”

    “?#31455;?#24120;在,不朽之念。”

    “青史正德,?#26469;?#20043;念。”

    苏玄低喃。

    浩然四道肆?#21834;?br />
    ?#30333;?#20113;如风,我以帝威镇四道,铸就盖世英豪念!”

    ……日升月落。

    转眼过去了三日。

    云渺峰已是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龙凤气运下,云渺峰上的修士正闭目修行着。

    这对于他们来说,是一场不小的造化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云渺峰依?#26432;?#40857;凤气运笼罩着,外人不可入。

    尽管过去三日,书剑盟依旧极其沸腾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,时不?#26412;?#20250;抬头看看云渺峰,带着惊艳,带着震?#22330;?br />
    他们议论着云丹青。

    未来,她将成为书剑?#35828;?#22827;子。

    他们也议论着苏玄,却不知为何人……夜。

    月色朦胧。

    云丹青呆呆的坐在山崖。

    月色下,她美的犹如一块凝脂?#23376;瘛?br />
    她身上,依旧散着温和,如沐春风的气息。

    三日时间过去,云丹青已是?#25351;?#36807;来。

    可神情,却?#34892;?#24653;惚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。

    云丹青重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夫子,我?#31449;?#26159;没能将浩然修好。”

    她低语,缓缓站起。

    长袍质?#21360;?br />
    木簪盘发。

    但随着站起,云丹青气质忽然一变,竟是?#34892;?#26580;媚。

    她,向着苏玄所在走去。

    月色更是朦胧。

    正在修行的苏玄心有所感,微微睁眼。

    他一怔,眼中闪过惊异。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云丹青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云丹青,温润不在,长袍布鞋的她,透着一丝妖冶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玄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云丹青,变化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,苏玄都觉得她嘴唇都嫣红了一分。

    云丹青笑着走到苏玄边上。

    “喝酒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苏玄才注意到云丹青手中拿着一个酒?#22330;?br />
    走到苏玄边上,她将酒坛递到了苏玄前面。

    苏玄眉头微?#23613;?br />
    ?#38712;?#20040;,怕我下毒?”

    云丹青轻笑,声音清丽,不再像以往那般温和。

    苏玄沉默许久,倒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一瞬间,苏玄感觉喉咙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烈酒!而且是苏玄喝过最烈的酒!就算以苏玄的肉身,都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这酒……”“北方有一种果子,极寒,入口如刀子入嘴。

    此酒就是用那果子酿的,名叫苦寒酒。”

    云丹青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酒。”

    苏玄并没多喝,将酒递给云丹青。

    “?#36879;?#20320;了。”

    云丹青轻笑,并没去接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顺眼。”

    云丹青笑了下,没有丝毫扭捏。

    苏玄一滞。

    不正常!此刻的云丹青绝对不正常。

    以前那严谨古板的小夫子到哪去了?

    苏玄觉得自己被调戏了。

    “给了我,你自己?#20800;俊?br />
    苏玄一时想不到说什么,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我一般不喝。”

    云丹青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喝?”

    苏玄莫名好奇。

    云丹青眼中闪过追忆。

    她好似看到了北方的荒凉,大地的苦寒……她幽幽低语:“以前我在蛮荒之地时,喝烈酒,宰蛮人,养成了很不好的习惯。

    一喝酒,就喜杀人。

    现在戒杀,自然不喝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无敌金刚登陆